🍺🍺🍺

靠,如果后藤遇到大久保会怎样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幸运boy和不幸boy的终极,我好想看啊!!!!

我这里的水和食物三天前就用光了……显然在宇宙中并不能找到什么…。
啪叽。
这,这是……!究极生物——卡兹——!!!

跨圈过大

cao,我忍不住了,我要吼,我大声地要吼出来,哪怕是假的也好,我喜欢她我喜欢她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我好喜欢她!!!!!!!!!!!!!!!不管什么我都喜欢她!!!!!!!!

他将棺材带回那不勒斯的时候,终于见到杰洛口中那位慈祥又威严的父亲。老人的头发都已发白了,眼角的皱纹流露着憔悴,与一旁照片上年老却眼神犀利的男人大相庭径。杰洛的弟弟妹妹们坐在后面一言不发。
他知道了。这是乔尼的第一个念头。杰洛与他说道过。本来父亲就不同意杰洛为男孩澄清一事,他却因此踏上了横跨大陆的旅程,且不说赢得冠军后国王是否真的会放人,仅是参加数万人规模的SBR就已是危险的尝试了。所以当回来的并非自己的长子,而是一位素未谋面的青年时,齐贝林家家主、那不勒斯王国的前任执刑官,眼角的那一点儿坚定也分崩离析了。他迅速整理好表情,甚至无需过多的招呼。他料到了,他不愿相信,但他在等乔尼开口。
“您好。”乔尼摆出了此生最诚恳的态度,“或许您我从未见面。我是乔尼乔斯达,是您儿子杰洛在SBR大赛中的……”
他突然卡顿住了。乔尼不知该如何接下去,他和杰洛的关系并不是一个词可以囊括的。他们是搭档,是旅伴,甚至是夜晚篝火边陪伴彼此入睡的挚友;他们是继承者也是野心家,是每天清晨为彼此祈祷的虔诚教徒,是风雪中觥筹交错的酒伴。他们仿佛是一对仅限于横跨大陆旅途的情人,他们在这场比赛中充当了对方的一切,也拥有了对方的一切。
我甚至拥有了杰洛的性命。乔尼的鼻子酸了。可我并不想要。
“……伴侣。”他最终选择了一个暧昧的词,所幸的是痛失爱子的老齐贝林并不在意这小小的称谓。

-
你这价值多少钱?中原中也问。
太宰治摆摆手,叹气似的:
嗨,一颗真心。
-
太宰最近不知道从哪儿捡了条狗回来。分明这人最不善应付犬类,也有过人类比狗好懂的发言,但当国木田正准备去花袋那里取资料的时候,他确实坚强地挺着脸上几道爪痕,圈着怀中死命挣扎的狗,一脸明媚地看着这个找了自己快两个小时后无奈放弃的搭档。国木田碰地把门摔得震耳发聩,好容易平复内心的波涛汹涌,他捏捏眉心,又开了门。那个笑眯眯的男人还是不动声色地禁锢着脏兮兮的狗,那只金毛过了会也累了,垂了会头,也抬起来一起眼巴巴地看国木田。
救我,救我。那只金毛将毕生的愿望都寄托在了这个眼神上。国木田差点没晕过去,再看太宰治风衣上一片泥花儿,国木田独步就后悔当初给这人通过入社测试了。
国木田的第一个动作是用本子朝太宰的头上甩去。


-
他弯下腰,把钥匙放在毯子上,开门走了。

这几天回双黑坑实在没找到称心的粮,于是就去扒经典老梁……其实当时双黑圈文手太太挺多,木对,赤渊,边南,低眉信手(四),还有个太ID我忘了,名字可能叫阿云,就是写丧尸的那位太太……(太不好意思了居然没记住ID
但是到底会有偏向,我当时心里偏心木赤边三个
个人感觉前者语言功底会(相对)弱一点,其实并不是一个风格的,emm怎么说,前者的叙事描写很精彩利落,后面的两者则是抒情参杂,可以说前者是认真讲剧情,胜在剧情脑洞十分精彩,后二者大概是讲剧情的空隙还要捎着感情。我觉得前者剧情是双黑圈里出色的,要比喻这三者的话,相对来说,前者感觉更像是意气风发色彩鲜明、朝气蓬勃的年轻人(。)中者我近来重温,剧情比起前者稍微没那么跌宕起伏,但是语言功底真的很棒,重温了三部长篇感觉都是理想双黑,在想现实里是否也是位善于交际的人呢,文中很多对话我往往都觉得尴尬得无法进行的时候 太太就自然而然地接了下去,我想这也与个人经验有关吧,这点我真的又羡慕又赞叹。中者是有沉淀的,有功底的,这也算一种天赋吧,但努力是不可以忽略的。有非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希望自己能悟出一点就好了。后者,是我当时觉得最喜欢的双黑太太 也是我唯一买了本子的双黑太太。我当时对点小红心的要求非常非常非常高,只有特别特别喜欢的才会点,对于文章往往比对于图更严格,所以当我看完《叙情诗》,去翻太太主页的时候,惊讶地看到她法国的文章我原来几乎都点了小红心。热度或许会骗人,但是心不会。我在无意间的严格要求的情况下竟然都按了小红心,我就知道了,对,是她了。我就把太太的文章都看了一遍。在买的本子的序言那里,太太说自己不擅剧情,的确太太写的大都是短篇。但后来我看了亡命之徒,重叠交错的精心布局让我较好,或许有些剧情是有一点点bug或僵硬,但不否认剧情精彩性,有非常多令人惊叹的转折。但因为个人偏爱的原因,我还是自豪太太的短篇居多。其中最甚的是《叙情诗》。其实太太很多篇,比如西风破、尾巴颂、第六百一十三次自杀、我知道你是大麻烦,这是我印象深的几篇(其实还有,比如谎言、酒和纯情,前者的转折让我感觉吃惊又虐心,不知为何那句“天花板也会下雨啊”让我记到现在;后者,我个人的感想是有多意识流,但我印象深刻的是酒瓶摔破,太宰治撑着伞走过来,云消雾散雨过天晴,那一瞬间整篇文都明亮起来了)。西风破我感觉又心酸又甜,因为他们平安地走到了最后,又遗憾他们的逝世,同时我也一直觉得这篇的名字很棒,一直挂念本子里友人那句“到底是取自东风破,还是西风颂呢”,前段时间在历史书上看到了竟真油西风破这一诗,瞬间就想到了。尾巴颂,这是非常可爱多一篇 我其实真的非常喜欢《叙情诗》这本的序言,反复看了很久,也很喜欢把颂的英文打成tale的原因,这篇真的非常可爱。第六百一十三次自杀,这篇文印象深刻的原因是我几乎没见到过这样的中也,我在想这是太太第一次写双黑,或许这就是她当时眼中的最真实的双黑,虽然后来太太的中也更贴近一般我们所认为的中也(并不是贴标签的那种贴近),但是我一直挂念着这篇里氏中也,因为非常真实,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,每个人都眼中的他们都是不同的,但是或许在看了很多同人难免会被带偏,被贴了标签,因此丧失了自己笔下同人角色的作者特色,是非常可惜的。我知道你是个大麻烦,我因为这篇文喜欢上了霉霉那首又酸又甜的歌,我尤为喜欢文章最末那一排时间和人物描写,“想你问题里的第四个字啊”,太太简直就是我心目中情话王的化身(不是。
最后大重头戏是《叙情诗》和《独角戏》和独角戏的番外《皱菊》。(突然发现忘记提《洁癖症》了,这篇……意会就好,真好吃////////不你)
我喜欢《叙情诗》,当时知道本子耶定为这个名字短时候我超级开心几乎快乐的要上天。其实个人角度来说这算个小甜饼,我一般会比较喜欢那种回味很久远的(比如独角戏和皱菊……www),但是这篇实在太美了。我一眼就被惊艳了,我当时读下来感觉像是走入了梦境,全程屏着呼吸。不论是中也丟石子的那个湖边,还是中也养伤的那个地方,我无法描绘那种明媚阳光从绿影中投下的美感,但是边南太太就!是!写!出!来!了!那里简直是我理想中的仙境,再配合那个bgm,我最喜欢最后那段,中也的眼睛逐渐恢复光明,太阳升起,他发现这地方很眼熟,去看太宰却发现了那个疤。最后被太宰抓包了,问:你要怎么赔我这个疤呀?我当场就暴毙。气氛太美好,景色画面感太强烈,我真的非常非常爱这篇了。
至于《独角戏》和《皱菊》,我当时读完是震撼与胸闷气短喘不过气,我还记得当时大半夜看完独角戏难受得浑身发抖手脚发软,一时半会实在反应不过来,满脑子都是那种抓不住的绝望。看起来真的像十分强烈的单箭头。我为中也那种失去了连挽留的立场都没有感到十分难过,对于无赖派两、太宰、中也,那种成反比似的一方越来越远一方越来越近难过。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预言苍白无力。所幸是后来出了《皱菊》这篇,大大缓解了我看独角戏后留下的阴影(并不是),然而皱菊也有一种明媚的忧郁,比起独角戏让人抑郁(不是),皱菊的色调一开始是明快的、暖洋洋的,轻松惬意的。但一深入,那种求而不得便又藏不住了,那种雏菊色调忧郁便又涌上来了。最后再没有雏菊了,也不知到底是太宰真的无意了,还是打算在心底里藏严实了。但比起独角戏最后那段引用蝴蝶夫人,再写中也心理描写的暗涛汹涌,雏菊已经算是温和了,所以我还求什么呢(哭着)
没忍住就说课这么一大堆,本来只是打算随便吐个槽结局一回头发现打了好久的字。已经一年多没回双黑坑了,边南太太的文其实也一两年未看了,没想到再说起来竟然篇篇都还说得这么清楚。唉,就当我这篇纯粹是在吹太太好了。

我看了一遍发现错字多的一匹。不管了意会吧(?

沙雕芥敦
-
他打我!
……
他每次一见我都要打我!芥川你不要不说话,你有本事打你有本事承认啊!
鄙人不才。
意义不明!
不是,我说,太宰先生,芥川他真的总是打我,怎么会有那么过分的人……!嘶……
你轻点。你还疼着。
你也知道我还疼着,但你还是打我!
太蠢了。
这是对男朋友说的话吗!
诚实也,乃良好品质。
明明是个黑手党谈什么良好品质。
腰还疼?
…………疼。
回家了。
回……回,你轻点揉。
太宰先生,再见。
再见,太宰先生!
……我明明一句话都还没说过。
闭嘴吧青鯖,回家了。

我需要更多好吃的织安(吐血

突然想写 西部AU的双黑
灵感来源:“敬触网而弹起的球,敬下一个遗体和终点。”
……突然就胃疼,好难过TT
-
我喜欢你这匹马。
污浊是匹好马。
她叫污浊吗?她是纯白色的。
中原中也轻轻扯了下缰绳。
你经常参加比赛吗?
是的。
我没怎么看到过你。
很快你就能看到我了。
还真是自信的语气呀。太宰治搓搓手,好吧,我很期待。